9号福彩网首页

中文  |   Eglish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博汇特潘建通:环保新材料和生态药剂双翼齐飞,BioDopp微氧工艺带动产业工艺升级


   

E20环境平台董事长、E20研究院院长傅涛曾强调,市场需求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这也在逼迫行业重新回归技术思考。6月13日,技术型企业北京博汇特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汇特”)董事长/总经理潘建通在“2020(第十八届)水业战略论坛”上阐述了微氧生化工艺的历史发展进程及提质增效背景下的工程创新应用。


  新三板挂牌之后的突围  


博汇特2019年的业绩再次实现了大幅提升,在外部严峻的大环境下实现了逆势增长。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潘建通表示这与挂牌之后博汇特的一系列动作有很大关系。


2016年,博汇特挂牌新三板。这一年成为博汇特发展史上一个关键的节点。自此之后,博汇特从内心打破了对营销固有的认识,开始主动走出去拥抱更广阔的市场。


挂牌之后的半年时间内,博汇特完成了A轮融资。融资完成后的2~3年内,博汇特完成了海南、广东、江苏、山东及四川5个区域子公司的市场布局,区域子公司主要负责区域市场的开发和属地化运营服务。同时,博汇特还在管理上做了不少工作,对内部组织架构和销售体系做了系统规划,按照IPO要求对财务进行了规范梳理,初步形成了相对完整的板块和业务布局。


潘建通谈到,在公司发展初期,重点专注于技术研发和创新,无暇顾及市场推广工作,然而依靠“客户介绍客户”模式提高市场占有率是很有限的。2016年之后,博汇特开始搭建营销团队,以多元的商业合作模式真正走出去。用潘建通的话讲,博汇特在挂牌之后,开始深入洞察客户和市场需求,变得“更接地气了”。


商业模式的多元性、核心技术的积累性,以及“材料+技术+装备+药剂”的闭环模式,初步构建了博汇特作为一个技术型平台企业的发展雏形,再加上内部团队的扎实互信,为企业的长远发展奠定了基础。




  国内外水处理行业发展的时代背景及趋势  



潘建通介绍,从20世纪40年代(二战)之后发展至今,全球环境产业历七八十年的发展历程。20世纪80年代之前,国际环境相对国内更稳定,国外的工程应用、技术在这个阶段得到了快速发展。随着国外环保市场相对饱和,诸如中国、巴西、南非、东南亚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工程应用机会逐渐增多。


纵观中国环保产业的发展历程,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蒸汽技术阶段--设备公司、电力技术阶段--工程公司、信息技术阶段—水务公司和人工智能技术阶段—技术公司。“2015年后的十年,技术公司迎来发展机会,但要想做环保产业森林的‘猴王’,可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潘建通指出。


潘建通表示,环保技术型公司一定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不管聚焦在哪个工艺段,无论是生化处理、物化处理还是其他功能单元,一定要有核心工艺支撑。在此基础上,再做技术产业链的延伸,比如,在污泥处置、生态药剂、检测监测、智慧数控甚至跨界渗透等方面。


博汇特成立十几年来一直专注生化工艺的开发和应用,立足生化领域技术优势,业务涵盖四个领域:工业污水、市政及工业园区污水、乡镇及农村污水、水环境治理,专注于生化工艺研发,开拓多种应用场景。博汇特技术产业链拓展到生态药剂和装备材料方面,旗下设立两个子公司,北京佳润洁负责高端环保设备及材料制造,北京博泰至淳负责生态友好型水处理药剂生产,致力于成为集核心工艺、技术、高端环保装备制造及环保材料、新型生态药剂于一体的综合技术服务商。



   提质增效计划的行业痛点及需求   


潘建通指出,目前欧美日发达国家污水处理厂工艺呈两级分化,少数污水厂采用了国际前沿的先进技术,但多数已呈现落后态势,有待升级。国内水行业效果时代的社会需求及政策驱动,必然推动水处理提质增效的持续发展。


2019年5月,住建部、生态环境部及发改委联合制定《城镇污水处理提质增效三年行动方案(2019-2021年)》。“水十条”后时代,我国污水处理开始真正进入“效果时代”。污水处理提质增效当前面临几大痛点:


一、目前污水处理厂运行成本普遍居高不下;

二、随着土地资源越来越匮乏,现有新建污水处理厂占地面积大的问题;

三、改造代价大,建设周期长;

四、TN、TP实现在线监控,治理难度增大。

  


   微氧工艺的历史发展进程   



潘建通在论坛现场回顾了微氧工艺的历史发展进程。


1975年,比利时Gent大学普通和工业微生物学实验室Voets等人首次发现了污泥硝化过程中出现的NO2-N积累现象,并根据实验现象提出了短程硝化反硝化的生物脱氮理论。


SHARON工艺是1997年由荷兰Delft技术大学Mulder等研发的新型脱氮工艺,是典型的控制温度来实现短程硝化的工艺,用来处理污泥硝化上清液和垃圾滤出液等高氨氮废水,成功应用在Dokhaven污水处理厂和Utrecht污水处理厂。


OLAND工艺是1998年由比利时Gent大学Abeliovich和Boek开发的一种限制性白养型亚硝化工艺,OLAND工艺2002年首次在荷兰工业化,2009年滨州市安琪酵母公司酵母废水取得产业应用。


CANON工艺是2002年首先由荷兰Delft工业大学提出的在限氧条件下通过利用好氧和厌氧氨氧化菌的共生系统实现一体化完全自养脱氮的新工艺。


SBR工艺的短程硝化是国内学者的研究焦点。当温度为21℃-35℃、DO浓度为0 ~1.0mg/L的条件下可实现SBR工艺的短程硝化。以北京工业大学彭永臻教授为代表。


A/O工艺用于生活污水一般不会出现高FA浓度和高pH值情况,平均水温在20℃左右,因此,DO是A/O工艺实现短程硝化反硝化的主要控制因子。以人民大学王洪臣教授和哈工大为代表。


膜生物反应器(MBR) ,MLSS和DO是重要影响因素。当MLSS>10g/L,DO=0.5 mg/L~1.0 mg/L,C/N=4-6时,膜生物反应器能形成良好的短程硝化反硝化。以清华大学为代表。


曝气生物滤池能够实现短程硝化反硝化取决于其独特的结构特征和运行方式。填料为异养菌、自养菌和反硝化细菌分别占据不同生态位,形成合理微环境体系提供有效的载体。


BioDopp工艺初始理念源于德国70年代,2004年进入中国、巴西、南非等发展中国家,2009年后经博汇特固化命名并产业化推广得到高速发展,保持高MLSS和低DO,目前是全球范围内产业化深度最深、规模最大的低氧工艺。


在传统厌氧工艺范畴,亦有多种微氧运行的工艺。


微氧水解酸化工艺通入一定量的氧气能够使微生物繁殖速率加快,代谢功能增强,从而更有效地实现大分子有机物的分解。以同济大学为代表。


在UASB 反应器中通入微量氧气(UMSB 反应器)能够实现多种氧化还原反应,微氧状态下培养出反硝化颗粒污泥,以清华大学为代表。


在EGSB 反应器中通入微量的氧气都有助于提高对COD、氨氮及总氮的去除效果。以清华大学为代表。


厌氧氨氧化(Anammox)菌为自养型细菌,可在缺氧条件下以氨为电子供体,亚硝酸盐为电子受体,产生N2。以荷兰Delft技术大学Mulder教授和北京工业大学为代表 。



   BioDopp工艺的创新工程应用   



BioDopp工艺不断迭代升级,已经发展至第Ⅳ代。技术已应用于全国20多个省市70余个项目,项目规模超120万m3/d,覆盖工业污水、市政及工业园区污水多重领域。


博汇特针对地表准Ⅳ类出水,开发了BioDopp Ⅳ代技术。增设后置反硝化区和后置好氧区,在后置反硝化区投加外部碳源,进一步脱氮,后置好氧区对残留的碳源及氨氮进一步降解,防止碳源的穿透,也能避免沉淀区总磷的二次释放,保障出水COD、BOD、氨氮及总氮达到准Ⅳ类排放标准,和化学除磷进行配合最大限度去除总磷。



BioDopp有以下几大创新点及优势:



最近三年,随着指标趋严,博汇特参与了四川荥经、晨光、衡水湖、定兴等多座地表准Ⅳ类污水治理项目,为区域水环境治理提供了极大的技术支撑。其中,衡水湖污水厂重点服务衡水中学,号称“状元污水厂”。定兴污水厂靠近环雄安泛白洋淀水系,荥经、晨光污水厂排入四川岷江、沱江两江流域。


BioDopp微氧工艺控制及曝气效果



   BioC-1M复合碳源和纳米絮凝剂助力降本增效   


BioC-1M(拜尔稀)碳源由博汇特子公司博泰至淳自主开发,以多种农业产品为原料,分别利用特定酶进行发酵和水解获得初始原料,然后经过提纯、浓缩后获得95%以上的高纯原料,再通过配比调整最终形成专有产品。


BioC-1M是农业产品发酵所形成的不可燃且无腐蚀性的非危险性碳源,具有性价比高、利用率达100%、安全性高、易于操作、凝固点低等优点。该产品广泛应用于反硝化脱氮、强化生物除磷及生化系统快速启动,特别适用于污水处理厂排水标准由一级A提标至地表准Ⅳ类的改造需求。



新型高效生物发酵复合碳源


BioDopp工艺结合BioC-1M高效复合碳源科学投加为市政污水处理厂地表准Ⅳ类出水提供了一条经济高效的综合解决方案。


NFSSS高效纳米复合絮凝剂是由清华大学研发、博泰至淳与清华产学研合作联合生产。该纳米絮凝剂是利用金属氧化物纳米颗粒与特别电荷有机载体结合,形成的以无机纳米铁为基础材料的高效纳米复合絮凝剂。


NFSSS高效纳米复合絮凝剂主要有以下几个应用场景:污水初级沉淀;提高二沉池污泥沉降速度;治理污泥膨胀及悬浮污泥;污泥高效脱水减容;促进TP、硫化物及部分抗生素等微污染物的去除等。此外,NFSSS还可以稀释后投加到二沉池配水井。



   水务行业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作为一家在环保领域摸爬滚打十余年的民营环保企业,博汇特深知民营环保企业的不易。民营环保企业除了面临普遍的融资问题之外,还面临着直接项目机会少、资质和规模受限造成的不公平竞争等问题。


体量大的项目往往被上游有着资金、资质、业绩优势的企业拿走,技术型企业很难拿到一手项目。“目前政府的财政支付能力不足,虽然博汇特的政府客户只占一小部分,但是也会产生一定间接影响。其中药剂行业的支付问题非常突出,行业一般采取月付方式,但实际上多有拖欠。客户如果延时支付,企业就得垫资,盘子越做越大,垫资就越来越多,风险就越来越高,这导致企业面临发展需求与风险管控的难题。”潘建通指出了当前技术型企业面临的痛点问题。


疫情的爆发使环保企业发展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潘建通表示,受疫情影响,博汇特第一季度的订单预期增量有所放缓,但长期来看影响不会很大,稳定快速增长的趋势并未改变。从整个行业来讲,环保行业反而正在加速。因为2020年是完成污染防治攻坚战阶段性目标任务的“交账”之年,距离目标实现还有不少任务要完成,尤其是华南地区的污染治理力度正在提速。


虽然相对于火热的固废市场,水务市场增速有所减缓。潘建通认为水务行业有两大增长点,一个是存量项目的提质增效,一个是乡镇和农村污水市场。村镇污水市场目前需要解决的就是收费机制问题;对于工业废水,市场增长点聚集在国家重点扶持的医药、电子和精细化工等重点战略领域。



   走从资源消耗型到资源产出型的路子   



博汇特未来的发展有着自身清晰的目标,那就是致力于将自身打造成为国内领先、国际知名的水处理领域综合技术服务商。潘建通表示,博汇特将逐步沿着原有的技术链条往外延伸,围绕“从资源消耗型到资源产出型”的路径做下去,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基础上进行跨界融合,比如污泥行业和生态养殖。


“目前环保圈层行业不再是原来简单的纵向式分层,而是变成了矩阵式分层。产业做到了一定程度,会产生缩短交易链的需求,因此圈层中不同方阵企业的融合程度在不断增强。”


环保企业要对自身有清晰的认识,从中找准自己的定位。其中,技术研发恰恰是中小技术型企业的生存之道,这是他们的“一招鲜”。据了解,博汇特正筹划深度对接资本市场。


此外,博汇特在深耕国内市场的同时也在加速走出去的步伐,至少三年之内在国际市场开拓方面会破局,目前在重点关注中东和东南亚市场。


2020年,疫情多变,国际环境复杂,企业生存环境确实严峻,“行路虽难,但需要直挂云帆济沧海的勇气”,希望行业内的朋友们一道努力。

9号福彩网游戏 金蟾捕鱼 彩客网杀号 9号福彩网优惠 江西快3走势图 捕鱼游戏手机版下载 北京快3走势图 捕鱼app作弊 彩客网杀号 博九福彩网开户